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顶点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

第985章 锦衣夜行要不得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东方渔庄。

    楼上包间。

    李东扭了扭脖子,觉得自己好傻。

    老爹发呆盯着自己看了半小时,自己干嘛不说话,害的自己现在脖子都僵硬了。

    轻咳一声,李东打断了老爹的死亡凝视,无奈道:“爸,有事您就说,我又不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美女,盯着我看了半小时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兔崽子!”

    李程远咧嘴笑骂一声,也没跟儿子生气,而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笑的合不拢嘴道:“我就看看,你小子到底像不像我,你说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儿子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李东听着总觉得别扭,怎么跟骂人似的。

    瞥了一眼不远处的老妈,李东喊道:“妈,我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我爸亲生的吗?”

    曹芳瞪了一眼李程远,没好气道:“别听你爸在那扯,早就跟你说东子有事,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,闲的没事干。”

    李程远不乐意道:“我怎么闲的没事干了?我一上午光接电话都接了几小时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好意思说!”

    曹芳气恼道:“早上事情多忙,你光在这打电话接电话,不干活还添乱!”

    “我说曹芳,这话亏心不亏心,我不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忙完了才打电话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忙啥了,让你去把啤酒款子给结了,你去了吗?”

    “那个急什么,明天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都拖到明天,生意还做不做了?”

    “今天我儿子当首富,我歇一天怎么了!首富两字你懂啥意思吗?全国最有钱的,最厉害的……”

    李程远还没说完,曹芳就鄙视道:“有钱那也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东子的本事,又不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你这当爹的挣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我生的!”李程远大声反驳道。

    曹芳继续打击道:“那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我生的,你一个老爷们能生孩子吗?”

    李程远恼羞成怒道:“胡搅蛮缠!”

    “我就胡搅蛮缠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口子的日常拌嘴模式继续开启,李东也不打断,笑呵呵地看着两人拌嘴。

    过日子就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如此,两口子互相扶持走过了风风雨雨,一天不斗嘴,心里都不带舒服的。

    真要平平淡淡,生活反而没了乐趣。

    几十年下来,李东早已习惯了。

    斗了几句,曹芳忽然道:“东子,报纸上报道的都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真的?”

    感情她刚刚都在憋着呢,任谁儿子当了首富,当妈的岂能一点不在意。

    以前李东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有钱,他们也都听人说过,自己也关注过一些。

    去年李东登上十大富豪之列,两口子偷着乐了好多天,电话费都多花了不少。

    可十大富豪之一,和第一,又有些差别了。

    首富啊,这什么概念!

    想当年,一个县城首富,在两口子眼中就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天,就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黑白通吃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而现在,他们的儿子居然成了全国首富,在曹芳眼中就跟做梦似的,到现在还没回过神呢。

    全国多大,大到老两口一辈子都走不遍。

    可就这么大的地方,这么多的人,他们儿子成了首富,那感觉叫一个酸爽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曹芳才缓了劲,有功夫问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听到老妈问话,李东笑呵呵道:“怎么说呢,其实也就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个名义,说一声首富也能算吧。不过国内有钱人多,有些人都低调不显,真要排出来,你儿子我暂时还差了点。”

    曹芳可不在意这些,一听这话,眼睛都笑眯了,连忙道:“这么说你现在真当首富了?”

    李东知道老妈想听什么,点头道:“嗯,真当首富了!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,我就说我儿子不一般……”

    曹芳笑着笑着,忽然眼泪簌簌地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李东急忙上前道:“妈,怎么还哭了。这可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喜事,该高兴才对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李程远也闷声道:“就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,哭啥子,成心添乱嘛。”

    “要你管!”

    曹芳揉了揉眼睛,又哭又笑道:“东子,你妈我这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高兴的。

    打小你就闹腾,好不容易考上了一中,可上了高中,你又不好好读书。

    有次你们班开班会,你成绩下降了,你们陈老师说起这事的时候,我心里别提多没底了。

    我寻思着,你长的也就一般,家里也没什么钱,以后买房子娶媳妇怎么办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李东满脸黑线,得,您还真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我亲妈。

    长的一般,这个评语哪来的?

    你儿子我现在玉树临风,号称国民男神,有这么评价亲儿子的吗?

    曹芳也不搭理他,继续道:“谁知道,你忽然跟变了个人似的。

    高考的时候,你考上了江大,那时候妈都乐疯了,你爸成天打电话到处宣扬,妈我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没人能说,要不然也憋不住。

    结果这还不够,那天你跟咱们说你开了超市,买了铺子,我一晚上都没睡着……”

    曹芳大概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真的高兴坏了,将自己的心路历程都统统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一旁的李程远咧着嘴笑,李东却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感慨万分。

    这就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父母,嘴上不说不代表不在意。

    子女的点点滴滴,成功失败,当父母的其实都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成功了,他们会喜悦,会激动,会兴奋。

    失败了,他们也会难过,会疼惜,会想方设法地给儿女帮点忙。

    不过个人性格不同,表达方式不一。

    李家老两口,不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那种会表达的人,他们只会默默的去做。

    省吃俭用,存钱,起早贪黑地开摊子,这就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李东爸妈前世所做的一切。

    前世的一场大病,让他们的这些努力化为乌有,临走的那几天,父母挂在嘴边最多的一句话就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:“对不起!”

    他们觉得对不起李东,觉得拖累了李东,觉得没给李东帮助不说,还让儿子跟着受累。

    这就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中国式的父母,子女永远都排在第一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东抱了抱母亲,拿起纸巾擦干她的泪水,笑呵呵道:“妈,别煽情了,被你这说的,我都快哭了。”

    “混小子,还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这么不着调!”

    曹芳嗔骂一句,这时候情绪也缓和下来了。

    擦了擦眼睛,曹芳恢复笑容道:“都怪你爸,好好的说这些,害我……”

    李程远一脸无辜,我说啥了?

    你自己好好的哭了起来,这也能怪我。

    没搭理自家老婆子,李程远喊儿子来可不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为了煽情的。

    知道儿子真成了首富,李程远乐呵呵道:“东子,别理你妈,最近忙不忙?”

    李东闻言马上道:“还行,爸,你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不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有啥事,直说就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了,跟我拐弯抹角的干嘛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李程远干笑几声,掩饰自己的尴尬。

    一旁的曹芳看不下去了,接话道:“你爸的意思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,你现在光宗耀祖了,老李家祖宗十八代都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土里刨食的,现在出了个首富,那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祖坟冒青烟的事。

    你爸想着,你要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有空,就回家给老祖宗上个坟。”

    李东这下总算懂了,感情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这事。

    都说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,这种想法在农村人心中根深蒂固。

    李程远从农村走出来,一辈子普普通通,也没干出什么大成就。

    现在李东干了一番大事业出来,以前李程远不好说这些,加上李东也忙,他就没提这事。

    可现在,李东都成首富了。

    再不回去祭祖,那可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要被人骂的。

    有钱就忘了祖宗,这事农村人可不能干。

    哪怕李东现在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首富,哪怕他觉得其实没必要,可这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父母的心愿,他还真拒绝不得。

    而且这事其实也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惯例,无论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马昀还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马华腾,又或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其他成功商人比如“大强子”,名气大了,都少不得这一趟。

    网上经常报道他们回家祭祖,豪车如云,现场发钱……

    有时候,网上争议不断,觉得他们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显摆。

    可实际上,他们还用得着如此吗?

    谁的钱不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钱,真的钱多了花不完,非要显示一下自己的土豪作风?

    都不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!

    说传统也好,说文化糟粕也罢,这些都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很有必要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父母在世,或者族中有亲人的,那更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少不得这一道程序。

    曹芳一说完,李东就点头道:“爸,这事你看着安排就好,我没意见。”

    一听儿子答应了,李程远顿时喜笑颜开道:“好好好,那我可就准备了,清明也过去了,不过七月十五也快了,就那天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七月十五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中元节,一般祭祖都在清明、中元、重阳这几个日子。

    不过那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农历,距离现在还有两个多月呢。

    李东有些哭笑不得,两个多月以后的事,您用得着这么着急么。

    没有反驳老爹,李东点头道:“就那天吧,到时候您记得提醒我,我保准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到时候提醒你,对了,东子,你二伯那边说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想重新修谱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李程远口中的二伯,自然不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李东亲二伯,堂的。

    修谱,修的自然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族谱。

    在农村,修谱可不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小事,一般几十年才会修一次,动静不小。

    李东一听就有些熟悉道:“爸,之前不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修过一次吗?”

    李程远干巴巴道:“那时候不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不一样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还真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……”李东苦笑,点头道:“你们高兴就好,修吧,修祠堂都行,钱我全部出好了。

    等明年我首富被人抢了,我看你们还重修不重修。”

    重新修订族谱,像李东现在,那首富的名头肯定要挂上去的。

    李东现在就寻思着,明年自己要真不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首富了,村里那些人还重修不重修了。

    至于钱,顶多也就几十万的事,能让老爸老妈开心,能让他们觉得有面子,能让他们满足,李东无所谓。

    他挣这么多钱,就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为了让家人过上好日子。

    现在家里不缺钱用,全家开心就好。

    商量好了祭祖和修谱的事,李程远仿佛完成了什么大事一般,长长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对他而言,哪怕早已从农村走了出来,可有些思想不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那么容易转变过来的。

    光宗耀祖,衣锦还乡,在他心中比首富都要重要。

    李东见状笑了笑,也没开老爸玩笑。

    他不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官员,没那么多忌讳,祭祖修谱都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他自己的事,用不着管别人怎么想。

    老爸满意就行,反正也耽误不了多少事。

    陪着爸妈聊了一会,老两口这时候满足了心愿,又开始忙活了起来。

    见他们一刻都闲不住,李东把到口的话噎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原本想劝他们别在饭店上忙活了,有空出去散散步遛遛狗也能清闲一些。

    可现在看样子他们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乐在其中,加上现在生活条件也好了,每个月都会有医生上门做一次体检,做的也都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一些轻巧活,李东便没再多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楼上下来。

    李东的待遇和大熊猫没啥区别。

    饭店里的员工都一副看稀奇的模样偷偷看他,不过心里又害怕,不敢直视李东的目光。

    李东视线扫到哪,服务员就急忙低头,仿佛李东会吃人似的。

    等李东视线转移,这些人又忍不住偷偷瞄他。

    李东笑了笑也没多说,走到收银台和曹瑜还有林梦打了声招呼,接着就上车离去。

    等他走了,饭店里的员工们才叽叽喳喳地议论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可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首富,还这么年轻,多稀奇啊。

    而且他们还在首富爹妈手底下干活,议论的同时,众人又忍不住有些骄傲。

    哪怕李东没给他们多发一分钱,哪怕这饭店李东根本不参与经营,可这些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大家就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骄傲,就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自豪。

    而作为首富的表姐和表嫂,林梦和曹瑜很快被员工们围住了。

    一会这个问“李东家的厕所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不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金马桶”,一会那个问“李东平时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不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看到一百块掉地上都不带捡的”。

    还有更离谱的,不知道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不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看多了,居然有人问李东出生的时候有没有天地异象。

    这些问题,问的曹瑜和林梦面面相觑,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还天地异象,你们当李东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什么了。

    尽管大家问题很多,可曹瑜两人也没不耐烦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她们也静不下心来,想和人说道说道。

    从早上报纸一出,人人都在议论李东,人人都在讨论首富。

    其他地方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不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如此不知道,可平川这里,李东的名气太大。

    平川市区常住人口大概在300万,而远方员工就有接近一万人。

    加上他们的亲属家人,直接或间接地和李东有关系的就有好几万人,几十人当中就有一个能和李东拉上关系。

    现在李东当了首富,自然成了大家共同的话题。

    这一天,属于李东。
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【乐乐重生之财源滚滚】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